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北京好的白癜风医院是那个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5 23:38:40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北京好的白癜风医院是那个,商河白癜风医院,广东白癜风遗传么,二连浩特白癜风医院,济宁白癜风容易治吗,琼海白癜风医院,山东好的白癜风医院

  改编动漫凭啥成网红

  作者杜可称源于大家童心未泯

  前些天一张葫芦娃给爷爷拔火罐的漫画火了,画面里的火娃用自己的特殊技能烧热火罐,伺候得爷爷一脸悠哉的笑。

  这件事情让杜可看到,“原来大家心里都有那么一丝未泯的童心。”他便是漫画的作者。

  “我要继续画下去,这些题材既是我的回忆,画画也是我的梦想。”如今他的工作繁忙,“坚持梦想,是自我救赎。”

  另类“葫芦娃”火了

  夏至那天,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微博转发了这张漫画,“今日夏至,大家准备好迎接一年之中最闷热的季节了吗?”很快这条微博得到上万转发与点赞。

  杜可的更多作品被发掘出来。葫芦娃里顺风耳、千里眼的二娃在停车场看车,可以迅速为车主找到车位;有宝葫芦的七娃,用葫芦吸净了城市中的雾霾;四娃五娃用水火办起了一个澡堂子,蝎子精在里面洗得很得意;蛇精借着迷人的脸蛋当了网络主播;蜈蚣精则是拿着一大串手机,边看春晚边摇红包。

  除了葫芦兄弟们,还有展昭抓住了五鼠,分别是一只耳、舒克贝塔、杰瑞、米老鼠;唐僧师徒到了西天,恰好用变长了的金箍棒架住手机来个自拍;和平年代的蜘蛛侠,撒网打鱼的本领让老渔翁羡慕不已。

  这些原初的卡通形象,距离现在都已有十多年甚至更久远。

  从学服装设计改视觉传达

  这些改编后的漫画成了网红,令杜可挺意外。

  杜可生于1983年3月,听着北京站的钟声长大。家里那台挺小的电视机,让他在五六岁的时候,认识了变形金刚、孙悟空等人物。电视机放在家里一角,写作业的杜可时常斜眼瞟着看电视,“我现在右眼视力都比左眼差。”

  他喜欢画画,可是学习成绩不好。临近小学毕业,老师便找到家长,希望家长鼓励孩子走上特长之路。得益于后来的专业学习,他最终成功考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,分配到了服装系。一年之后他觉得上课剪布头不适合自己,恰逢有机会重新选择,转到视觉传达专业,主攻广告创意等方向。毕业之后他便投身广告行业,在一家知名的公关公司上班。

  他工作快满10年的时候,突然开始思考人生了,“虽然学了美术,实现了小时候的理想,但做的事情距离画画有点儿远了。挺遗憾的。”

  30多岁时开始自我救赎

  “以前电影院门口的海报都是手工绘制。可现在哪儿还有呢,都是印刷品了。”科技进步淘汰了一批手工画师,杜可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去实现画画的理想。他去过画家村,清贫而快乐且坚持着理想的却又并不出名的画家们,成为了他最羡慕的人群。

  “可是想转行已经来不及了。难道我也去画家村,然后让父母给我还房贷?”

  从事广告行业中,客户的限制、受众的审美水平,常常让创意设计人员哭笑不得却不得不服从。他大学期间看到的那些国外创意广告时候的兴奋感,早已被工作中的压力消磨,他越来越觉得需要表达与释放。

  “遗憾和抱怨没有意义,干脆,我把学到的知识和爱好结合起来吧。”2015年10月,他开始画小时候的动画人物。有朋友善意劝解,别画怀旧主题,因为它太小众,太情怀了没啥意义。“我觉得无所谓,因为我画的东西是想留给自己的一个交代、一个纪念,也是对理想的自我救赎。”

  既然是画小时候记忆中的形象,“当然要用水彩笔啦。”

  个人还喜好老物件收藏

  杜可所怀念的远不只是小时候的动画片人物形象。他家的柜子里摆着这些年来从旧货市场搜罗来的各种怀旧品。“2008年去潘家园旧货市场找书,意外发现了老玩具。”接着,老式公用电话的牌子、老出租车顶灯、老钟表、老茶杯也都被他请进了门。

  收藏越来越丰富,但他的漫画却并没有得到太多阅读量。直到今年6月,作品在朋友的介绍下,传到了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工作人员手中,紧接着那张漫画以及后来被挖出来的一组漫画,火遍朋友圈和微博。

  “我发现怀旧的题材并不小众,原来大家都有一丝未泯的童心。我的作品唤起了一些情怀。”他着实为自己高兴了几天。有条件的时候他想要出本书,因为带着墨香的书与电子世界虚拟的感觉不一样。

  果然就有出版社找到他,“但是我的这种创作,严格来说应该叫做改编,可能涉及一些形象版权的问题。不管怎么样,我会坚持做下去的。”

  尤其钟情经典国产动漫

  在情节和画风上,杜可最欣赏的国产动画片是《葫芦兄弟》和《大闹天宫》。“葫芦娃的想象力很丰富,几个小葫芦变成了一串孩子,他们保卫爷爷保卫和平,引人入胜。各种各样的小妖精,每一个画得都那么可爱,那么有性格。”

  而《大闹天宫》小时候看个热闹,长大了学了美术他才知道,“七仙女的形象,来自敦煌的壁画。”以专业的眼光来看,两部动画片“美轮美奂,其中的背景画面让人感觉,老一辈艺术家用心良苦,而且他们的功力相当‘可怕’。”

  他认为,国产动画片在上世纪90年代后开始了一段低谷期,“我们的整个产业链和美国、日本比相差太远。据说当年引进了《变形金刚》,上海的玩具厂订单全都变了。”这种影响远不止于动画片,“那时候还有人去肯德基快餐厅里面办婚礼呢。”

  直到近年来《大圣归来》、《大鱼海棠》等一批精品推出,国产动画也在收复失地,部分国货崛起。

  找回了与众不同的自己

  还有两部动画片令他无法忘记。《魔方大厦》曾经让他觉得恐怖,“长大了才知道,那里面的很多含义不是小孩子能看懂的。”另一部《超级肥皂》更是脑洞大开,人们在追逐一致之后,回归到追逐个性之美。

  在日常琐碎的生活中,他也曾远离自己的理想;自从画这些漫画,一年多来的坚持,让他又找回了与众不同的自己。他感谢老一辈艺术家们,为了培养孩子们的想象力,制作出了值得玩味的经典动画。

  而他最感谢的人是爱因斯坦——他那本绘画册的扉页上,写着爱因斯坦的一句话:“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。”本报记者 张硕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山东白癜风会传染吗